在巴基斯坦遭遇恐怖袭击 深圳山友饶剑峰不幸遇难

深圳山友悼念饶剑峰谴责塔利班暴行

2013-06-24 00:00:00    
字号:T T
摘要:2001年开始登山运动,在饶剑峰长长的登山履历中,8000米级的山峰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世界上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有14座,被国际登山界称为“14座俱乐部”,饶剑峰已经登顶了其中的十座。

饶剑峰。 南都网 蒋清君 摄

饶剑锋

  巴基斯坦警方23日说,至少10名外国游客和一名巴基斯坦向导在北部吉尔吉特地区遭武装人员袭击身亡。两名中国公民遇难,1名中国公民获救。巴基斯坦塔利班宣称发动这次袭击。

  据悉,在袭击中遇难的中国公民为杨春风和饶剑峰。杨春风是中国民间登山界的领军人物,是登顶K 2雪山国际登山队的决策人物。广东深圳登山家饶剑峰已登顶10座八千米雪山。

   逝者

  饶剑峰:本该征服第11座8000米高峰

   49岁,广东梅州大埔人,曾担任深圳特发房地产公司总经理。

   2001年开始登山运动,在饶剑峰长长的登山履历中,8000米级的山峰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世界上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峰有14座,被国际登山界称为“14座俱乐部”,饶剑峰已经登顶了其中的十座。

   2012年7月份,与杨春风、张京川成为中国民间第一次成功登顶乔戈里峰的攀登者,2013年初获得第七届中国户外金犀牛奖年度突破奖。

   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而这次,恐怖分子潜伏在那。

   南珈帕尔巴特峰营地,深圳民间登山爱好者饶剑峰和另一位结识多年的山友伙伴杨春风,最终没能逃脱恐怖分子的突然袭击。而在2010年5月13日,饶剑峰与杨春风曾一起登上号称“魔鬼峰”的道拉吉里峰峰顶身受重伤,死里逃生。

   面对死亡,饶剑峰说过,“死亡的威胁会阻止登山者的脚步,但所幸的是,阻止的是下一次,而不是这一次的脚步。”但这一次,他没被滑坠、雪崩、缺氧阻止,却被意外的恐怖袭击所阻止。

  饶剑峰家属接到消息确认其遇难

   昨日傍晚,饶剑峰太太接到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工作人员打来的国际长途,本已惴惴不安的心彻底坍塌下来,“老饶(丈夫饶剑峰)在此次恐怖袭击中不幸遇难……”还在外地出差的饶太电话告诉南都记者这个伤心欲绝的消息时已经泣不成声。

   中国登山者———巴控克什米尔地区南珈帕尔巴特峰营地———遭遇恐怖袭击,昨日央视新闻报道中提及的三个重要关联信息,让饶剑峰的家属以及全中国登山爱好者深感震惊,真的那么巧?也许不是真的———关注此之重大事件的缘由是,饶剑峰和另外两位中国民间登山者此间正好在南珈帕尔巴特峰营地,准备登山。

   昨晚9时许,来自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的消息称,经核实,23日凌晨发生的枪击事件中有2名中国公民遇难,1名中国公民幸免于难。3人分别是民间登山家杨春风、张京川、饶剑峰,是仅有的登顶过K 2乔戈里峰的三个汉族人。杨、饶二人遇难,只有张京川侥幸逃脱。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宣称对事件负责。

   使馆工作人员在打给饶剑 峰 太太的电话里说,目前,遇难者的遗体已经从出事地点空运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接下来,使馆会协助家属处理好遇难者善后事宜。饶太太告诉南都记者,希望把饶剑峰的遗体运回国内,“这是最起码的一个要求。”经家属协商后,将由饶剑峰的弟弟立即飞赴伊斯兰堡,全权处理饶剑峰遗体运返国内等后事。

   距离此次事发前11天,饶剑峰选择了6月12日端午节这天出征,踏上征服生命历程中的第11座高峰的旅途———南迦帕尔巴特峰。据了解,南迦帕尔巴特峰海拔8125米,位于喜马拉雅山脉西段巴基斯坦境内。

  杨春风:民间登峰第一人倒在枪口下

杨春风

  据北京晨报,遇难者杨春风有一家高山探险服务有限公司。记者根据公司网页提供的电话找到公司联系人麦子。昨天下午,麦子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也是凌晨得知杨春风在此次袭击中身亡,麦子只把这一噩耗告诉了杨春风的妹妹,而他的父母和儿子尚不知情。

  一名登山队员侥幸逃出报警

  昨日傍晚,国家登山协会会长王勇峰告诉记者,除了不幸遇难的杨春风之外,此次登山团队中还有三名队员,分别是登山爱好者饶剑锋、张京川和一名美籍华人,饶剑锋和美籍华人不幸遇难,张京川侥幸脱险。王勇峰介绍,登山队是在本月20日左右到达的巴基斯坦,但没想到会遭遇此次袭击事件。“枪击发生在午夜,当时大家都处于熟睡中。队员张京川侥幸逃脱,随后便通过海事卫星电话与位于中国的同事联系寻求报警。”

   消息传来深圳山友震惊

   在深圳民间登山爱好者中,饶剑峰是一个十分熟悉的名字。

   深圳山友刘永忠说,昨日当他得知饶剑峰遇难的消息时,觉得很意外,对于登山者来说,“登山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意外包括高山病、滑坠、雪崩、缺氧等等,但是这些意外都没有遇到,反而遇到了恐怖袭击,觉得很难想象,太意外了。

   2010年5月13日,中国一支民间登山队攀登道拉吉里峰时不幸遭遇山难,队伍中有4名深圳人,深圳山友李斌因体能衰竭不幸遇难,赵亮(深圳)和韩昕(山东)发生滑坠,下落不明。另外两名深圳山友张梁、饶剑峰及其他队员已全部返回加德满都。饶剑峰身受重伤,被向导拖下山来,幸运地捡回一条命。

   刘永忠回忆,今年6月上旬,深圳登山圈的几位朋友还在一起聚餐,当时自己刚刚登顶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归来,而饶剑峰准备出发攀登世界第十三高峰南伽帕尔巴特峰,大家一起聚餐畅谈,预祝饶剑峰平安登顶。

   面对死亡,饶剑峰曾说,死亡的威胁会阻止登山者的脚步,但所幸的是,阻止的是下一次,而不是这一次的脚步。而且,死亡的威胁能阻止的一定不是真正的登山者,被阻止的已经不再是登山者。高度对于登山者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吗?饶剑峰说,山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高度,激发了人们探索它的好奇心。对于一部分登山者来说,高度、难度以及危险令登山这项运动更有趣。

   此次攀登南迦帕尔巴特峰,深圳山友们一直密切关注他的进展。饶剑峰也不断发微博直播:

   “6月17日:20个小时坐车加6个小时徒步,从伊斯兰堡途经Chilas到达南伽峰大本营,南迦帕尔巴特峰是可以驱车到达距离大本营最近的一座山,所以食品补给会比较方便。”

   “6月22日:巴基斯坦登山许可证一般需要5周时间办理,这次南伽峰的许可证20号才拿到,用了两个月!”

   这条他发出的最后一条微博,成为遗言。

   山友网络悼念

   今年端午节上午,深圳最活跃的奥一网老乡论坛网友专程为饶剑峰送行。随后饶剑峰从广州乘飞机前往巴基斯坦。

   饶剑峰说,在他攀登过的10座高峰中,南迦帕尔巴特峰是难度排第四的高峰,所以相对来说心态比较平稳,出发之前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包括物资装备和体能准备,甚至还去珠峰大本营做了适应性训练。

   南都记者昨天看到,奥一网开辟的关注饶剑峰攀登之行的网络专题,已经有不少网友跟贴悼念这位优秀的民间登山者,也有不少人愤怒谴责塔利班袭击者滥杀无辜生命的暴行。 (南都记者 陈铭 刘颖)

0

相关文章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