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

2013-09-13 00:00:00    
字号:T T
摘要:我在日本、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出过的书,加起来有三十几本。其中,我自己取了书名的没有一半,其他都是各出版社的责任编辑取的书名。

    新井一二三专栏 东京时味记

    我在日本、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出过的书,加起来有三十几本。其中,我自己取了书名的没有一半,其他都是各出版社的责任编辑取的书名。

    一九八六年,我从中国留学回到日本,五个月以后出版了平生第一本著作,题为《中国中毒》,是我自己取的。这个书名若翻译成中文的话,会是《中国迷》、《中国瘾》、《中国狂》,或者《中国宅》吧。总之形容我当时的状态:迷上了中国,戒不掉。书的内容则是我在中国留学两年里的所见所闻。当时,中国刚对外开放不久,去过中国旅游、留学的日本人还不很多,所以我的留学印象记吸引了不少读者。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仍偶尔见到《中国中毒》的老读者。

    之后,我去加拿大多伦多生活了六年半,在当地的《多伦多星报》、《闲人月刊》等刊物上发表了一些散文,但是没出英文书。好在跟着搬去了香港,能够把中文杂文结集出书了。我的第一本中文著作名为《鬼话连篇》,是香港编辑取的。我提议用《鬼说鬼话》,但是编辑说,用“鬼话连篇”这个成语,会有点像鲁迅把自己的书命名为《二心集》、《南腔北调集》等。

    后来,我回日本,继续给港台中文报纸、杂志写专栏。台湾出版社的年轻女总编来电建议,要把《中国时报人间副刊》上的连载《三少四壮集》弄成一本书。一九九九年在台湾问世的《心井·新井》是编辑取的书名。之后,同一家大田出版社替我出的书共有了二十一本,其中我自己取名的没有几个:《樱花寓言》、《东京的女儿》、《午后四时的啤酒》、《偏爱东京味》、《我这一代东京人》、《台湾为何教我哭?》如此而已。

    在编辑取的书名中,一些起了比我想像得要好的市场效果,例如:《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读日文———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名词故事》。但是也有一些,如《可爱日本人》、《东京上流》,容易让人对书的内容发生误解,因此没有达到潜在的读者人群。前者收录的文章,每一篇都讲到日本出版的书和作家的,所以书名中本来可以有多点书香。至于后者,我觉得干脆改名为《东京的空间历史学》好了,因为内容大体谈到东京某一个地区的历史以及有关的文学作品。

    问题在于,一旦出过的书,后来改名容易造成误解。可怎么办?

    “每日专栏·生活”版逢周一、三、五出刊;

    “每日专栏·文化”版逢周二、四出刊

0

相关文章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