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的不是职业,而是梦想

2013-12-16 00:00:00    
字号:T T
摘要:中南笔记

    中南笔记

    这三个月在非洲,当别人问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要么决定认真回答却发现回答不清楚,要么马虎说是“给中资公司工作”或者“记者”。之所以这个本来简单的问题在我这里困难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干什么工作”已经不在我的思维方式里面了。对于我而言,思考的点不在于“我的工作是什么”,而在于“我在做什么”,不在于“我想成为什么”,在于“我的目标/愿望/梦想是什么”。

    2013年8月15日,我第一次到达了非洲。这一行的正经目的是参加南非金山大学为期三个月的“中非报道项目”,作为一名中国记者报道非洲。但我的身份不仅仅如此。我是一家中国在非公司的商务代表,为广大中国投资者提供咨询乃至导航是我的愿望;我是一名自由攥稿人,喜欢写中国人在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故事;我是一名调查记者,调查与中国相关的非洲犯罪如象牙木材走私;我是一个研究中国海外投资的研究者,明年5月开始还算是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我是一个类似N G O《中南对话》的发起者,而且成为社会活动家是我的愿望和兴趣。

    如果我用以上的自我介绍来开始,听者肯定就糊涂了。商人,媒体,学者,N G O,这些不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事情吗?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做这些?其实从目标来理解就很简单了:我希望让中国了解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从而让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更可持续———无论对于中国还是非洲。我的目标从来就不是成为一个商人,或者记者,或者学者,或者N G O工作者。

    我的逻辑是从目标开始的,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必须要写作,帮助各方互相了解,也帮助我自己了解———无论作为温和的自由攥稿人还是彪悍的调查记者;我必须要为当事人,即中国投资者提供咨询和建议,从而让他们做得更好;我必须要学习和研究,让我真正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我必须要联结志同道合的大家,因为一个人是无法真正改变世界的———但是人的联结却可以。这些事情在实践中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并且互相促进。

    为什么不简单做一个学者/记者/商人/N G O工作者?我有时候也反问自己。答案是“我不满足”。我认为人的人生有这么两种情况———取决于你到底以职业为思维准则还是以梦想:以职业为中心的话,你会有“日常”:今天是星期一,我应该做什么,是星期五应该做什么。你的日子是周而复始的。以梦想为中心的话,你不会有“日常”:为了我的梦想,我已经前进到了这里,接下来我应该怎么走?你的日子是蜿蜒前进的。以职业为中心的话,你会被一些奇怪的东西束缚住,诸如“作为一个记者你不能和被访者成为朋友”“作为一个商人你应该以企业盈利为重心”“作为一个N G O工作者你应该和企业保持距离”———尽管这些都是前人在各行各业经验的总结,但是万一你跟前人不同呢?无论是愿望还是能力。以梦想为中心的话,你是自由的:你自由地追随自己想要看见的未来,做任何事情都不必因为别人的批评或赞赏而动摇。你深刻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只关心自己的“此刻”与心中的“彼刻”如何连接。

    什么,“靠梦想无法养活自己而职业可以”?恐怕,那只是什么都不愿意放上一赌的人努力前的借口吧?想这么说的人,真正努力了吗?真正付出足够的代价了吗?请问无论是什么,譬如公益,如果你把它作为梦想把它追求到了极限,做到最好,那么你可能不成功吗?只要你创造了价值,那么你也会享受到价值。再退一步,梦想和生活到底是什么关系呢?难道生活竟然是梦想的前提吗?我觉得不是的,那样的并不是梦想。所谓梦想,本来就是你为了追求它而死也可以笑着说“死得其所”的东西,不是吗?

    黄泓翔(作者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公共管理硕士)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