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德之:探寻资本精神

2013-12-23 00:00:00    
字号:T T
摘要:卢德之的惊世善举,是在用最激烈的言行,给陈腐的财富观念一次骇俗的“头脑风暴”。公益所蕴育的大悲悯,是至高的喜乐,更是至善的救赎。

   卢德之

   颁奖词:

   卢德之的惊世善举,是在用最激烈的言行,给陈腐的财富观念一次骇俗的“头脑风暴”。公益所蕴育的大悲悯,是至高的喜乐,更是至善的救赎。

   镜头前的卢德之身宽体胖,嗓音低沉,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他打着一条正红色的领带,身后还准备了另外一套朱红色中式正装。经过一番情绪酝酿后,他开始一字一顿地对着镜头发表获奖感言,带着浓重的湖南桃江口音。讲毕,他对自己的状态并不算满意,笑了笑说,“好久没有讲话都不习惯了。”而此时,镜头后已围成一圈的基金会工作人员不约而同地报以热烈的掌声。

   上世纪80年代初,卢德之是湖南民政厅的一名公务员,90年代初期,担任国有企业领导并参与国企改制工作;90年代末期,他从体制内离开,下海经商。

   卢德之成为亿万富翁之后,因为捐献大额资产成为媒体焦点。上得庙堂、下得江湖,如今卢德之有多个头衔:伦理学博士、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专家委员,同时兼任多所高校的教授、博导,先后出版了《资本精神》、《论慈善事业》等个人专著。近些年来,他基于市场精神、道德、伦理倡导提出“现代慈善”、“资本精神”和“走向共享”理论,在海内外颇有声誉。

   从资本精神到走向共享

   卢德之所创办的华民慈善基金会是目前中国内地原始出资额最大的非公募慈善基金会。在北京东城区,穿过西总布胡同,华民慈善基金会就坐落在这里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内。进门的影壁上,浇筑着“拼命挣钱,拼命省钱,拼命为慈善事业花钱”两行大字,恰是卢德之所言“资本精神”的社会情怀。穿过游廊和庭院,正房上挂着一块匾“共享堂”。

   正房中央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尊毛泽东的铜铸半身像。同为湖南人,卢德之将自己参与社会的情怀归于他的湖南人身份。他喜欢谈湖南人的天下观,从楚文化塑造的屈原谈到他曾作为黄兴副手参与辛亥革命的叔父。他说,岳麓山下那一方水土赋予了他以天下为己任的胸怀和敢为天下先的血性。

   过去十年,卢德之潜心研究资本精神。站在富人角度,他思考着一个富人如何成为一个好人,如何让社会大众形成基本的财富观。他提出的资本精神,表达的是财富发展的内在动因和它背后的道德精神。这种资本,既包括物质资本,也包括人力资本和精神资本。资本精神既是一种富人的道德精神,也是一种全民共同拥有的、对财富积极追求和合理使用的道德精神。

   近些年来,随着财富的增长,富人群体的剧增,资本精神的外延得到了极大丰富,卢德之又在资本精神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走向共享”。

   卢德之认为共同价值比普世价值更适合人类,所谓共同价值是在一定时期内,一个相当大的群体认同的价值观或理念。他认为资本精神是走向共享的重要道德选择,共享是社会必须实现的目标,在资本精神的基础上,推动人们积极创造财富,推动整个社会找到动力和向着平衡发展的模式,便是共享价值的实现。

   挂羊头卖羊肉的时代到了

   实际上,他所提出的共享价值与社会主义的本质一脉相承,都是为了实现多数人可以共享的幸福。“社会主义最基本的内涵是多数人主义,在过去发展过程中出现一些偏差,有时候挂着羊头卖狗肉,为了让羊肉推销好一些,适当卖狗肉也可以,但不能一直卖狗肉。”卢德之调侃道。

   而在这个过程中,富人对社会的责任精神、国家政府对富人的政策、全社会对于财富尊重和创造财富的精神,都是共同推动社会走向共享的驱动力。

   “公益慈善是打开中国社会现代化大门的一把金钥匙。”卢德之认为,公益之所以拥有巨大能量,是因为它源自公民的一种社会自觉,在制度化和科学化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现代慈善制度,会推动社会的进步与发展。

   他打了一个颇具湖南地域特色的比方,在湖南有一种牌叫“三打哈”,秘诀在于看底牌,而看底牌需要三种精神:一是强烈的好奇心,二是担当精神,三是在适当的时候懂得放弃并选择另外一种方式,这是探索中必须做出的准备和付出的代价。

   在卢德之看来,“中国公益事业处在这样一个十字路口,必须要有这样一种看底牌的精神才能走向共享,这是肩负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的使命。”

   南都记者 钮小雪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