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效率是当今公益的趋势?

首届公益趋势论坛在广州召开,各路行家发起公益与效率之辩

2013-12-23 00:00:00    
字号:T T
摘要:越来越多人谈论公益之事,也有越来越多人参与到社会行动之中。一股名曰“公益”,但其内涵却远超“公益”二字的社会潮流浩浩荡荡,席卷全国一二线城市。这股风潮,在20 0 8年汶川地震后为国人所熟知,如今已是社会各界津津乐道的热点。

    NUSKIN如新大中华品牌传播副总裁盛子人分享“善的力量”公益理念。

    南京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副教授郑广怀畅谈公益浪费现象。

    此次“公益趋势论坛”嘉宾涵盖各个领域的公益先锋。

    地贫女孩莉莉和娟姐为公益趋势论坛带来《爱心无限》。

    越来越多人谈论公益之事,也有越来越多人参与到社会行动之中。一股名曰“公益”,但其内涵却远超“公益”二字的社会潮流浩浩荡荡,席卷全国一二线城市。这股风潮,在20 0 8年汶川地震后为国人所熟知,如今已是社会各界津津乐道的热点。然而,关于公益的谈论,各界有着不同的话语体系,政府谈“社会建设”,企业说“企业社会责任(CSR)”,民众称“献爱心做善事”。

    有着不同价值诉求,不同逻辑方法的社会各界,出于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共同愿景走到了一起,试图以协作的方式解决个人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会发生什么新鲜有趣的事情,又会推动公益的新浪潮往何处去?12月16日,“2013年公益趋势论坛”在广州召开,主办方希望通过各界知识精英的观点交锋,从不同角度透析公益未来的脉络。

    本次论坛由九方马顾问机构策划并与南都公益全媒体、中国财富共同举办,以“创新·可持续”为主题,“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执行秘书长窦瑞刚、千禾社区基金会秘书长胡小军等十数位知名公益人士、高校学者、企业代表以及资深媒体人皆是座上宾,他们围绕着“公益效益”的话题展开了探讨。

    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公益事业发展至今,已经进入追求效率,推崇专业化,强调实际社会效益的阶段,并以经济学“机会成本”的理论提出了“公益浪费”的概念,认为没有效率的公益,实际上就是社会资源的浪费。但也有人持不同的观点,他们认为,并非所有的公益行动都要强调专业与效率,让普通人在做公益的时候获得愉悦的感受也很重要,若过分强调效率,会抬高公益的门槛,挫伤民间参与公益的积极性。

    “拒绝公益浪费”

    “公益事业,不在乎你做了什么,而是你做的事情取得了什么效益,但很多时候,人们往往只是津津乐道于自己做了什么。”在九方马管理顾问机构董事长王万军看来,公益意识已经逐渐唤醒,社会投入公益领域的力量日益壮大,但在发挥公益力量的同时,公益浪费也日渐严重。他认为,公益应重结果而不重过程,他呼吁拒绝公益浪费,倡导理性公益,“唯有抓住公益发展趋势,有前瞻性地去规划公益,才能让公益更具效益。”

    王的观点颇得企业界人士与学者的赞同。企业是最讲求资源配置效率的组织,企业人带着经营公司的思维模式进入了社会领域,力求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的念想顺理成章。学者大多力主公益行业的专业化,若能因此推动社会问题被更有效率地解决,学者们自然乐见其成。

    这一派观点的提出,自有其社会背景。公益近年来粗犷发展,除了展现其令人欣喜的蓬勃气象之外,也有未如人意之处。不论是汶川的“五年未拆封包裹”,还是敬老院重阳节一天接待无数拨访客的新闻,都让不少人渐渐看到,仅凭一腔热情、捐钱捐物,似乎还不足以让社会变得更好。

    在过去的几年里,不管是政府机构、企业公司、还是民间组织,在大踏步进入公益领域的时候,在一些环节上都多少存在着经验不足和管理混乱等现象,捐赠的物资出现浪费,志愿者劳而无功,这让关注公益的知识分子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当社会已经在公益的问题上达成了一定共识,如何促使有效改变的出现?

    为解决这一问题,有人提出拒绝浪费、提升效率、创新公益形式、注重公益项目的可持续发展等策略,他们同时认为,这是未来几年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趋势。

    让散漫的人快乐公益

    “公益应有‘正规军’与‘民兵团’的分别。正规军是专业人士,要提高效率,避免浪费。但普通民众在参与公益的时候,不必过分强调效率,否则会影响公众的广泛参与。”深圳市社会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李光明说,就他的工作经验而言,不少市民在参与公益活动时,希望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能收获快乐,其公益行为带有较强的随意性,不喜欢受约束,若用“效率、专业”去要求他们,民间的公益活力会大幅降低。

    李光明的观点得到不少“业余公益人”的附议。这一类人大多有自己的主业,虽热衷于公益,但更多将其当作一种业余爱好,并不希望公益的门槛被抬得太高。论坛的主持人,南方电视台名嘴马志海就是一名业余公益人,他赞同李光明的观点,并打趣说:“我也很爱做公益,但性格中会有点自由散漫,看来在正规军之外,还是可以鼓励市民快乐地做公益。”

    近年来,人人公益、快乐公益等理念的兴起,对全职公益人的方法论有深刻的影响,不少公益组织已经在努力探索如何进一步降低公益门槛,让更多公众参与其中。一个社会潮流,公众的支持与参与是其动力之源,南京大学教授郑广怀就很期待,他说,希望全面参与公益变成推动社会变迁的动力。

    而在中山大学教授郭巍青看来,中产阶级的崛起,民众闲暇时间、多余钱财的增加会提升其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公益之事,本是政府在做,但有了民间的力量,愿意去补政府工作的不足,这是公益的一大趋势。

    业内声音

    盛子人(NU SKIN如新大中华品牌传播副总裁):

    “善的力量”引领我们前行

    N U SK IN如新公司刚刚在“第十届中国最佳企业公民评选”中,凭借“受饥儿滋养计划”获得了“最佳公益创新奖”。在该公司大中华品牌传播副总裁盛子人看来,创新公益发展模式与对可持续公益的坚持,是未来公益发展的一大趋势,她以“受饥儿滋养计划”为例,介绍了N U SK IN在公益创新、与可持续运作上的尝试。

    据悉,该公司于2002年发起“受饥儿滋养计划”,主要通过持续性的食物捐赠,救助全球范围内贫困地区饥饿及营养不良的儿童。它进入中国后,与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等多家全国性基金会合作,据称在近10年间已经为贫困地区捐赠超过4800万份“蜜儿餐”。

    这一项目的创新性在于,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饥饿救助计划,而是创造了“获得教育-创造就业机会-解决饥饿问题”的全方位救助链,形成了一种可持续运作的商业慈善模式,N U SK IN通过投资兴建工厂,制造“蜜儿餐”,为当地创造了就业机会的同时,“蜜儿餐”通过慈善机构送到学校,小孩子能够在学校接受教育,吸收知识,使他们长大后有自力更生地生活能力,试图从多方面赋予受益人改善生活的能力,并在此过程中解决贫困与饥饿的问题。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让他们可以有自力更生的能力;我们行善不是东一个、西一个,每做一个项目都是用十年以上的时间;再者,我们非常努力,倡导人人参与,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是我们整体的概念。”盛子人说。

    据悉,早在29年前,该公司的创办人罗百礼便定下了“善的力量”企业使命,倡导每位员工每天思考“善的力量”,积极行善。为实践创始人的理念,N USK IN在1996年成立了“如新善的力量基金会”,据企业内部统计,该基金会至今为全球50多个国家数以百计的慈善项目提供了超过2.1亿美元的款物,并支持了世界上多项公益研究计划。截至今年11月底,该公司大中华区创造了超过1亿个微笑(意为每帮助一个人就创造一个微笑),捐款数额超过1.2亿元,捐赠物资金额超过5.6亿元,志愿者服务时间超过5.3万小时。

    尽管长期为公益慈善出力,但盛子人对目前流行的“企业社会责任”的说辞却有不一样的看法。“N U SK IN强调的是我们的使命,而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的理解,责任是人家先给了你东西,你再回馈出去。而使命是我们的起心动念,我们的起心动念是我们要怎么去付出,来得到我们的回报,而不是说我们有回报才有回馈,这是不一样的理念。”

    在盛子人看来,在目前全球化与资讯化的时代,中国正在成为慈善全球化的参与者与受益者。随着经济的发展与人们慈善意识的觉醒,整个社会对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视程度必然会越来越高。“但是,企业社会责任是最近才流行的概念,但N U SK IN自创立开始,每个人就背负了使命感,‘善的力量’的理念引领我们前行,即便遇到困难挫败也不轻易放弃。”

    专家视点

    郑广怀(南京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副教授):

    公益更需直面社会疾苦

    当前,公益很热闹,但却远谈不上高效。人们看到,社会热情已被调动,大量的人、财、物进入公益领域,但其项目的执行与目标的确定在学界看来仍然很低效,大多数公益项目在解决社会问题的维度上未如人意。

    一方面,公益目标群体和目标区域的选择存在着“跟风”现象。例如,不论国企民企,都乐于捐助贫困地区的大学生,都急于在大灾大难面前比赛爱心,但却很少谈论自身的员工权益、社区的环境污染的问题。另一方面,目标群体的选择存在这不小的偶然性,公益在一定程度上成了受惠者的“彩票”。例如,借助新兴技术手段的“微公益”帮助了不少故事鲜明的弱势群体,但还有很多民间疾苦因未进入公共视野而无法得到解决。

    在郑广怀看来,执行的无效,就是一种公益浪费。“公益需要救急扶困,公益更需要直面社会疾苦,需要反思并努力消除造成人类痛苦的体制根源。”人已中年的郑广怀看上去依然有点“愤青”,他说,当前的公益在很大程度上被理解成对各种棘手问题的一贴灵丹妙药,但很遗憾,公益解决问题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一些旧体制制造问题的速度。“在提供社会服务还是推动社会变迁的问题上,公益还没有找准平衡点。”

    郑广怀认为,公益是一种社会行动、价值理念,是一个社会自我持续的机制,是防止社会分裂和堕落的底线,而不是流于形式的“创可贴”。

    “一哄而上地给贫困大学生捐助,却不去考虑如何去改变这个拼爹的时代以促进他们真正实现社会流动;城中村流动儿童渴望的眼神被持续地用来打动人们的爱心,却对他们平等教育权的实现视而不见;垃圾分类为在社区做得风生水起,而雾霾、垃圾焚烧等却在公共领域中被消音。”

    郑广怀持有的公益观具有鲜明的民间特色,也不是实现企业利润的最大化,而应是作为社会底线,持续促进美好社会的到来。

    对于公益的趋势,郑广怀做出四点判断:一、专业化,有科学理性的评估和干预;二、强调价值导向,追求社会正义;三、坚持理想主义,向往更美好的社会;四、全民参与,持续深入的公众教育。上述四点,与其说是判断,不如说是郑广怀本人对公益的期望。

    郑广怀引用《马太福音》的一句话说:“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在他看来,若因公益越来越流于形式和无效,不但爱心会渐渐流失,更大的危险在于,公共利益本身将遭到质疑和攻击,社会恐怕会彻底陷入利益集团之间的争夺。

    论坛花絮

    “没料到,我真是扔了块砖头”

    作为第一个上台的主讲嘉宾,来自南京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的副教授郑广怀以“公益浪费”为话题,痛斥种种公益浪费的现象及原因,非常犀利的提出“公益解决问题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社会制造问题的速度”,主张公益发展的趋势是价值理念比行动更重要,他认为“比社会服务更重要的去推动社会改革的变迁”。素有“马后炮”之称的南方电视台主持人马志海忍不住调侃道:“郑教授此番演讲让整个气氛瞬间沉重,要为之后的论坛气氛负起责任”。

    然而紧接着上台的几位演讲嘉宾,则是另一派观点,他们认为公益应注重行动中取得的结果,降低公益的门槛促进公众参与的积极性和行动力才是重点。在论坛临近尾声之时,马志海特意邀请郑广怀再谈与会后感想,郑也是不乏幽默的坦言自己并非只说不干的理论派,在公益的行动上也颇多作为,针对论坛开场气氛的问题,郑笑答“我原本‘谦虚’地以为,我在抛砖引玉,没料到,我是真扔了一块砖头。”

    主持人马志海业余里也是一位公益爱好者,参与发起过不少小有名气的公益项目。马在会后谈起了他对郑广怀的“责难”,他说:“公益,最重要的还是活力,活力也会允许有错误出现,但它只要能一直保持热度,就能吸引更多人的关注,积聚起更大的能量去解决问题。郑教授的理念很好,让我们对公益保持一个理性清醒的认识,而公益的发展也并不是沉重就止步,更需要行动派们的能量去促进发展。” 文/黎宇琳 廖宁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