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实践行动蒲韩社区:生活第一

2013-12-23 00:00:00    
字号:T T
摘要:将离散农民组织起来,不止为应对市场之竞争,更为构造和谐之社区。作为生产者的农民,只有协同才能占得优势;作为生活者的居民,只有合作才能邻里融洽。坚持生活第一、经济第二,此为“三农”协会之永济模式最可取之处。

    颁奖词:

    将离散农民组织起来,不止为应对市场之竞争,更为构造和谐之社区。作为生产者的农民,只有协同才能占得优势;作为生活者的居民,只有合作才能邻里融洽。坚持生活第一、经济第二,此为“三农”协会之永济模式最可取之处。

    “这就是中国式的综合农协!”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北京农禾之家咨询中心理事长杨团高度称赞山西永济蒲韩乡村社区,认为无论从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看,蒲韩乡村社区的实践都是成功的,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不输于日韩台的本土综合农协。

    综合农协这种农村社会经济组织方式,20世纪诞生于日本,并迅速在韩国和台湾地区全面推广。它依法设立,覆盖全地域和全体农民,以金融、经营、社会、文化等综合功能全面保障三农,使得农民组织及其组织保护下的农民成为合理共享市场利益的主体。

    40多岁的郑冰是蒲韩乡村社区的创始人和理事长,讲述起自己的创业过程兴奋且自豪。1998年,还是小学民办教师的她,在蒲州镇寨子村建立“科技服务中心”,办农业技术班起步。2000年她又建立了“妇女文化活动中心”,在永济市委书记亲自拍板同意下,2004年经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为社团,正式设立了“永济市蒲州镇农民协会”,成为新中国第一家以“农民协会”登记的社会组织。

    “那时开始搞妇女活动,花了1个月教会了妇女们跳健身秧歌,通过搞辩论赛的形式教妇女学习普通话。”郑冰说,“农民协会”在2006年开始真正搞与经济有关的事情,当时成立了大大小小8个经济合作组织,但在2007年就全部失败了。

    “我自己感觉是能力不够,思路不清,管理上,整个团队都处于中老年的状态。”郑冰反思说,后来大家一起总结前10年的经验和教训,“得出第一条就是不能急,要慢慢地做,一是做起来很快,当然塌下去也很快。还有就是从我们中年人、老年人的这些骨干,就开始引导自己的子女回到社区来。”从那时开始,以韩磊为代表的第一波返乡青年加入协会,使协会慢慢步入高速发展阶段。

    2007年,“农民协会”更名为“永济市蒲州镇果品协会”。现下设有43条合作社,覆盖蒲州、韩阳两个乡镇共24个行政村和19条自然村,会员四千多户、超过2.5万人,占了两镇总人口的一半。由于业务范围跨蒲州和韩阳两个乡镇,郑冰自取名“蒲韩乡村社区”。而农民依旧称其为“协会”。

    “协会”以农民土地入股方式推动土地流转,形成有机农作物机械化规模生产,并通过产后与各类公司进行规模化销售合作实现了以较低成本与城市进行交换,使得协会会员连续三年实现户均收入增长20%。

    “2008年开始,我们做有机农业。动员社区380多户的社员,每家每户出1到3亩地,从改良土壤开始。”种植有机棉花是协会的核心业务,经过3年试验,目前全社的种植面积已达9000多亩。而一家香港公司下了3万亩的有机棉花订单,“协会”现在还填不饱人家的“肚子”。

    “协会”不仅在生产、销售环节实现了小农户的合作,在生活领域也实现了合作。它将经济收入扣除各类成本后的剩余用于三个方面:一是支持自身公共服务;二是经营事业的发展,包括购买大型农机具;三是给会员按股分红。收入除了主要种植有机棉花外,“协会”还有4家销售有机肥的农资连锁超市,一个红娘手工艺合作社,一个城乡互助中心,一个青年农场。去年全协会的“G D P”达到1500万元,53名专职的工作人员有了稳定的工资收入。

    “蒲韩乡村社区的经验表明,农民中蕴含着极大的组织创造力。综合农协这种新型的社会经济组织本质上就是中国式的社会企业。”杨团认为蒲韩乡村社区探索出了破解我国“三农”难题的一种有效途径,做到了农民共富、利益共享、城乡合作、社区稳定有序。

    南都记者 冯军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