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看见你的微笑,玫瑰依然芬芳!

2014-03-03 00:00:00    
字号:T T
摘要:夜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古老,除了那双眼睛,它们像海水一般蓝,是开朗而无法被击败的。”当视线落在这字里行间时,我立刻想到台湾第一家民营“复康巴士”———“多扶接送”的创办人许佐夫先生,及其投身无障碍服务创业故事,也想起了他想要照顾他90多岁的客家外婆的心情,以及期待能促成台湾成为无障碍旅游乐土的坚持与善念。

    夜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古老,除了那双眼睛,它们像海水一般蓝,是开朗而无法被击败的。”当视线落在这字里行间时,我立刻想到台湾第一家民营“复康巴士”———“多扶接送”的创办人许佐夫先生,及其投身无障碍服务创业故事,也想起了他想要照顾他90多岁的客家外婆的心情,以及期待能促成台湾成为无障碍旅游乐土的坚持与善念。

    “只以健康人为中心的社会,绝不是个健康的社会。”他因为自己的外婆生病受伤需以轮椅代步,才发现原来台湾大众交通运输工具的无障碍设施尚未完善与普及。对行动不便者来说,如果缺少妥善、贴心的配套,“出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他却认为“只有障碍的环境,没有障碍的人”。因此,乃创立“多扶接送”,以“无障碍环境的全面连结”作为服务宗旨,为行动上需要特别照护的“孕、幼、老、轮”提供交通服务,让行动不便者能够自主掌握“行的需求”、享受无障碍服务。

    同理心变得更重要

    对许多人而言,“移动”似乎是天经地义、轻松自在的事,但对行动不便者而言,有时确实具有相当大的困难与限制。“多扶接送”的努力,也重写了我们对“移动”的范畴、想象与定义。

    取名为“多扶接送”,是因为服务对象多是身障或行动不便人士,而创办人和其同仁们并没有医疗背景,只能针对乘客的家人或看护从旁多方“扶持”;而其logo也设计得相当活泼有趣,分别象征着“孕、幼、老、轮”的族群,对身障者丝毫不带有一点歧视与贬抑的色彩,反而用鲜明可爱的造型,来打造巴士的车身彩绘,让人有耳目一新、阳光青春的感受。

    然而,许佐夫先生也坦承,“我们服务的不是一般人,同理心会变得更重要。”例如:有一次,他跟着一位同仁一起进行接送服务,一路上,他和这位叫车的奶奶互动非常好,有说有笑。可是下车时,他看到老人的眉头皱了一下,原来是因为找给她的钱皱巴巴的,让她感觉不舒服,猜疑是不是从哪一家医院来的客人收到的钱再找给她的。的确,如果不是从关怀客人的角度出发,根本就没办法体察出这样的心情与问题,由于“多扶接送”经常往返医院,难免会让有些客人误以为,其流通的钱可能是有病菌的。因此,从那天之后,“多扶接送”的SO P (标准作业流程)就规定:找给客户的钱一律为“新”钞。毕竟,大部分的身障朋友都很敏感,也有些自卑,“多扶接送”的团队深刻地主张,生意可以不做,绝不能影响身障朋友的心情,甚至影响到他们日后出门的意愿。

    意识到台湾还有很多长者和行动不便者被困在家中,也为了让社会更为理想与美好,许佐夫先生几乎是散尽家产、不计成本地投入(像是轮椅升降、爬梯机等设备,全部都从德国原装进口,平均一台车连设备成本,至少都要200万元起)。而其定价与收费似乎并不太符合营运成本,只是单纯地想让客户用一张千元钞(台币)就可以负担来回,希望让更多有就医、就学及就业需要的不便者能够使用得起。这使得“多扶接送”长期处于亏损的状态。但是,他竟然还很坚持不接受政府的补助,因为,拿了政府的钱就要接受其规范,而这些框框并不符合他的创业初心。

    或许是因为多了“以客为尊”的用心,也为了避免让大众对无障碍服务的关注都放在社会福利的传统框架下,“多扶接送”与不同产业进行跨界合作,包括与旅行社、高铁、捷运、饭店、民宿及旅游景点协力,推出无障碍旅游服务,规划半日游、一日游、二日游,以及客制化的无障碍行程,由其专车到府接送,所到之处让轮椅都能通行无阻,提供“轮友”与行动不便者休闲活动的新选择与新机会,同时,也让行动不便的朋友以及陪伴的亲友们,都能够一起享受旅程,使身心都能获得舒展。

    是不是“社会企业”又何妨?

    “我们当然一定要营利。要对社会有所影响,自己要先能活下去。”相对于医疗接送,无障碍旅游这一新的商业模式获利机会很大,成长也相当快速,是“多扶接送”能否永续经营的关键产品之一。亦即用无障碍旅游的盈余,来填补医疗接送的长期亏损。“多扶接送”一方面提供平价的医疗接送,另一方面则提供差异化的、可营利的无障碍旅游服务,让前项服务进化出后者的需求,更让后者的利润补贴前者的亏损。

    “多扶接送”标榜着、也为许多人认定是“社会企业”,它也面临了“社会企业”常有的困境与转型议题。一方面,社会企业的成长必须有相当多元的条件,例如公益创投家、政府的政策与法律与市场经营能力等;另一方面,又必须坚持以社会进步、公益目的为先的使命、劳工关怀与环境保护的底线。目前,台湾还没有“社会企业”相关立法,许多进场者也是形形色色、良莠不齐、各说各话、各行其是。

    “多扶接送”以其美好的愿景,辅以优异的经营策略,创造了福尔摩沙(台湾)奇幻之旅的一段佳话,我想只能以莎士比亚之言来形容了:“那叫玫瑰的,即使不叫玫瑰,也是一样的芬芳。”是不是称之以“社会企业”,又有何妨?

    令人开心、也有些担心的是:去年,台湾其他城市也纷纷添购巴士成立车队,在原先“复康巴士”基础上,吸纳“多扶接送”之理念与做法,让任何身障者及其家属,均能以电话或路上招手接送,也能跨区进行旅游安排,甚至更平价,这或许对“多扶接送”是重大挑战,但或也是另一转机的开端。

    我站在“多扶”巴士旁,看见了好多的微笑!

    江明修(作者系台湾政治大学公民社会暨地方治理研究中心创办人、财团法人第三部门教育基金会董事长)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中国财富》3月刊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