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江湖

2014-08-04 00:00:00    
字号:T T
摘要:余少镭专栏  

    余少镭专栏  

    一坨江湖

    夏收过后,走江湖的就来了。

    走江湖,对于90后来说,那是多么有出土意味的历史名词,还好,我们“赶上了好时代”,可以亲眼目送江湖远我们而去。

    江湖是什么?洪爷说,江湖就是劈友;徐克说,江湖就是人心。一青年对这两个答案都不满意,跑去问禅师,禅师默然,指指庙墙上贴着的一张老标语,青年看到上面隐约有“维护稳定局势,共建和谐社会”字样,恍然大悟,禅师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江湖,其实是能够让社会生态保持平衡发展的亚文化地下社会结构?禅师呕出一口小血说,我是说,浆糊,是能让这标语稳稳贴在墙上的东西。

    但你若问那个还吸溜着鼻涕的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江湖,就是打拳的。

    生逢1970年代,乡村两大娱乐:露天电影和走江湖。当我们看腻了《地雷战》、《地道战》等抗日神剧1.0之后,各有各精彩的走江湖,便成了我们无聊时渴盼的首选。每当那铿锵的锣声响起,我们仿佛听到召集令,立马扔下手头的一切,饭碗、弹弓、泥巴,或者牛屎,手也不洗,裤也不穿,赤条条就往大埕跑。

    大埕,僭越点说,那就是吾乡之广场,全乡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大凡批斗大会、露天电影、春节锣鼓等,一切集体活动,都在那里进行。走江湖,当然也不例外。

    多年以后,面对显示器,我怎么都回忆不起,我父亲第一次带我去看走江湖的那个遥远的下午。我能记得的是,走江湖的,首先都要在地上用粉笔画一个圈,围观者必须站在圈外,否则,“拳脚无眼”。而在我们这些光屁股小孩眼里,他这么一画,几乎就是孙悟空附体了,当场肃然起敬,那是必须的。

    接下来,类似于开场铃的几声锣响,走江湖的双手一抱拳,几句开场白,“兄弟我初到贵宝地,并不是来卖药的”,说完,扎个马,吐个纳,好戏就正式开始了。

    所谓的好戏,就是打拳。他膀大腰圆,露着一身腱子肉,拳打得虎虎生风,不时还把拳头打到我眼前,距离我的鼻尖只有0 .01公分,未点到即止,我吓得后跌,全场则轰然大笑。

    虽曾被吓过,我仍无怨无悔,每次都要挤过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蹲在最前面———那是我真正的武术启蒙。走江湖者打拳时的威风与架势,让我艳羡不止,我甚至曾经跟在一帮走江湖的后面跨乡过里,害得我父母以为我被拐走了。

    末代江湖,竟然还能在一个高压时代回光返照,不能不算是一个历史奇迹。当年若也有“聚众滋事罪”,这些走江湖的,恐怕早就都进去了。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