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梦想的红枫叶书社

@杏林之无影刀2000(书友)

2014-09-12 00:00:00    
字号:T T
摘要:私营实体书店日渐式微的今天,还有能坚持自己的理想直到生命终结的书店吗?昨天微信朋友圈出现了一篇文章,记录了红枫叶书店的结业,和店老板因病去世的细节,颇为令人怀念和感慨,不仅是对这家人文书店关门的惋惜,更是对店老板的理想主义精神的由衷敬佩。在此我们刊登这篇文章和书友跟贴以怀念红枫叶书店。

    朋友圈

    编者按:私营实体书店日渐式微的今天,还有能坚持自己的理想直到生命终结的书店吗?昨天微信朋友圈出现了一篇文章,记录了红枫叶书店的结业,和店老板因病去世的细节,颇为令人怀念和感慨,不仅是对这家人文书店关门的惋惜,更是对店老板的理想主义精神的由衷敬佩。在此我们刊登这篇文章和书友跟贴以怀念红枫叶书店。

    作为一家有特色的、专营人文社科类书籍的民营书店,位于广州购书中心五楼的红枫叶书社(后迁至六楼)自我到广州后,就一直陪伴着我。淘书、和那位和善的大胡子老板聊聊天,每次都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收获。

    渐渐地,去买书见到大胡子老板的次数越来越少,店员小谢告诉我书店越来越难维持,老板又去做户外运动商品经营,以补贴书店。再后来,周围的独立书店次第关张,可红枫叶仍在勉力维持。直到一年前,书店终于挂上了“今日休息”的牌子,虽未正式结业,但想必是着实难以维持下去了。这期间和老板唯一的交集,就是去年书香节他送我一个极具岭南特色的小笔记本。

    今天,当我再次来到红枫叶书店时,“今日休息”的牌子已经没有了,书城的工作人员正忙着把书店里的书打包,惊讶之余,曾经的店员小谢轻轻地告诉我,“老板走了,上个月因脑血管病,意外去世了”,小谢说老板就是因为太爱这个店,所以店面一直没撤,总是希望能有妙手回春、东山再起的机会吧。可世事无常,谁又能想到这突如其来的疾病呢?

    他不是什么名人,只知道他原是银行职员,开书店是爱好,他为理想而做,目标并不是赚钱。但这却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值得纪念的人,因为他是一个为了自己的梦想而不懈努力的人。用书友的话说,他是一个执着的文化守护者。

    其实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全名,只知道这个挺拔的,这个长着漂亮连鬓胡子的中年家伙姓张。

    张生走好!

    世间已无红枫叶!

    [评论]

    鹏:

    在广州开书店,远不如到沙河卖服装。红枫叶的张老板家住员村,以前我经常电话下单,然后他下班顺道带到我单位,一大胡子,扛一包书,坐公交,出于对书的热爱,这小本生意他也做的。他喜欢书而开书店,觉得开书店更有利于读书,因为要卖好的书,是不是好书,他自己必须先看,这是他的话,文艺青年的幼稚想法,因为有理想,红枫叶的名气很大,因为这个时代的主流是G D P,社会容不下一个小书店,购书中心正大规模装修,也不知道以后还卖不卖书。早上从朋友微信中看到红枫叶和张老板的事情,哎,生命就在一呼一吸之间,张生走好,想再开书店的人,建议你去卖服装。

    东:

    以前每到购书中心,必到“红枫叶”,买如“书城”、“温故”一类杂志和董桥小书,记得他们这类书比大书店上架快。特别喜欢“红枫叶”购书时所送的大塑料袋,厚而结实,大小适中。即使限塑最紧时,购书还送塑料袋。后来不送大塑料袋,我问为什么,答,订做一批要2万个起,订不起了,送完就没有了。长期在店里的是一个甜甜个子小小的女孩,连续多年,看着她长大,后来也不见了,换了瘦瘦黑黑,年龄稍大些的。印象中在店里见过几次文中所说的张姓老板,络腮胡,刮得很干净,默默整理书籍,看得出是爱书之人。要买时,问到换本新的,也不说话,总能很快拿出一本。还是有些感慨,网购时代来了,实体书店式微,难以为继,一个时代和人一起走了!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