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高健先生

2014-09-16 00:00:00    
字号:T T
摘要:知道高健这个名字并进而约他为我们译兰姆的《伊利亚随笔》,不全是慕名,因为高健先生并不是那种名震四方的翻译家,而是个刻苦、严谨、成绩斐然的“阵地翻译家”,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一直在山西大学教书译书。

    如果要用一句话描述高健先生给我的印象,也许可以这么说:风趣,博洽,通达,小有怪癖的性情中人。

    □秦颖

    一

    知道高健这个名字并进而约他为我们译兰姆的《伊利亚随笔》,不全是慕名,因为高健先生并不是那种名震四方的翻译家,而是个刻苦、严谨、成绩斐然的“阵地翻译家”,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一直在山西大学教书译书。一九九六年,因策划一套“经典散文译丛”,我四处寻觅译者,在翻看各家散文选本,细读译文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位叫高健的译者,译文典雅,风格多样。于是搜寻他的译作和论文。从《翻译新论》中读到高先生的《浅谈散文风格的可译性》及编者述评,对高健先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知道他曾译有《英美散文六十家》等散文选本,而且,在英诗翻译上也颇有成就,译著有《圣安妮斯之夜》、《英诗探胜》等。于是,赶紧写了一封约稿信给高先生,并将丛书计划一同寄上。

    不久接到高先生回信。虽然当时高先生手头稿约不少,但他仍对参译表示了兴趣。不过,他对丛书“以专集为主体,适当收录选集”的提法表示出疑问。他认为,好的、全部优秀的散文专集太少,无论古今中外都不多。“现在出版界动不动提翻译全集的事,这一做法未必可取。”对开给他选译的书单,高先生也十分的谨慎。“它们的难度都是很不小的……因而在找不到注释本的情况下,我是不敢贸然应承的。这些作家都素以渊博著称,做起文来,出经入史,希腊拉丁,旁及各种文物学科,因而翻译起来,绝不单单是语法词汇问题。向来读古书离不开注释。‘千家注杜,五百家注韩’,可见读书人离开注释不行。翻译者又何能例外?”末了,他表示对所列书目以外的兰姆有兴趣尝试一下。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