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高健先生

2014-09-16 00:00:00    
字号:T T
摘要:知道高健这个名字并进而约他为我们译兰姆的《伊利亚随笔》,不全是慕名,因为高健先生并不是那种名震四方的翻译家,而是个刻苦、严谨、成绩斐然的“阵地翻译家”,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一直在山西大学教书译书。

    太原短短的两天是在与高健先生忘情的交谈中谈去的。回穗后,我们又有不少的通信,每一次都在不断地加深对高先生的了解,丰满着高先生的形象。后来我发现,自五四以来,以个人的单独力量而完成的散文翻译的总量看,高先生可能是最多的了,收录编选他所译英美散文的各类选本不下五六十种,至于好评赞誉就多了。在编辑《伊利亚随笔》的过程中,我有意对照原文和十多年前的一个选译本,发现高的译本在对兰姆风格的表现上,特别是在幽默的把握上,在古雅文情的表达上,在对于字词纤毫分明的感觉上,在亦步亦趋紧跟原文句法以保持原文风格上,等等,都有较好的表现。如果要用一句话描述高先生给我的印象,也许可以这么说:风趣,博洽,通达,小有怪癖的性情中人。

    许多年后的2006年10月,去太原大学参加一个传记文学的研讨会,再次拜访了高健先生。这时候,我已经不在编辑一线了,见面只是泛泛叙旧。高先生没多大变化,临走那天早晨,高先生早早来到宾馆,送来了他的翻译文集《翻译与鉴赏》,说是刚刚收到的出版社寄来的样书。这一册约30万言的论著,收录了他近20年的翻译文论,分理论建设、专题研究、名作欣赏、序跋拾零四集。近半的文字我之前都拜读过。这本书,让我更全面地认识了高先生。

    虽然高先生健谈、风趣,但只要对着镜头,就紧张严肃,自我调侃不上照,几张下来,就不再配合了。较好的一张还是第一次,在听他神侃的过程中抓拍的。我以为,这张照片在刻画高先生的性情上,虽不中,亦不远矣。

    高先生的译文,有人称之为国内英文散文翻译第一家。从翻译的量和质综合地看,他是当之无愧的。

    (题签:吴瑾)

    ◎秦颖,曾任《随笔》主编,现就职于南方出版传媒。

    【 未 经 许 可 ,本 版 文 字 不 得 转 载 】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