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中国式收养”究竟“死结”在哪儿?

2014-11-04 00:00:00    
字号:T T
摘要:长安双胞胎母亲产后大出血死亡后,丈夫李芳奇因家境贫困欲将孩子送人。媒体报道出街后,来自全国各地的领养者踏破了医院门槛。

    长安双胞胎母亲产后大出血死亡后,丈夫李芳奇因家境贫困欲将孩子送人。媒体报道出街后,来自全国各地的领养者踏破了医院门槛。李家的登记本显示,有200多人提出领养请求。一边是领养需求爆棚,另一边则是想送却无法送出去。因为东莞市民政局明确表态:私下送养属于违法。南都记者调查发现,领养小孩在东莞较为盛行,但真正通过法律途径收养的却只占50%。根据初步调查及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底全市仍有300多名弃婴(童)由社会私自抱养。因未成功办理登记手续,这些孩子仍是“黑户”。(11月3日《南方都市报》)

    在维护并关照失养儿童权益这件事儿上,国家的责任,当然不容有丝毫推辞。然而,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养,是否就能让失养儿童远离险境,改善境遇,的确还不能过于乐观。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中国需国家抚养的孤残儿童428万,各类福利机构仅能满足0 .7%,超过一半需靠家庭寄养。

    事实上,即便是有幸进入民政部门主导的福利院模式,也很难说就是失养儿童的福音。毕竟,最适合儿童成长的环境永远是和谐完整的家庭,而不是群居式的福利院,而一些儿童福利院被曝光通过转让失养儿童抚养权而牟利的现象,更是扯下了官办收养机构的“画皮”。一旦形成了排他式的收养权垄断,如何保障失养儿童的权益,如何防止这一垄断权不被用于寻租和牟利,倒是个不可回避且更为严峻的问题。而相比国内婴儿抚养权只能是亲生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即便是收养,也必须是国家的儿童福利院,国外的婴儿收养,却可以有民众的自主决定权,即生养人可以让渡抚养权给收养者,而有条件的收养者只要符合相关的规定,便可以收养儿童。

    基于上述视点,失养儿童当然不是谁都可以收养,但也绝非只有官办的福利院才有收养权。唯有建立并完善民间收养认证与回访机制,努力为失养儿童寻找愿意接受,且最有利于他们健康成长的家庭,才是真正意义上对失养儿童的负责。一言以蔽之,失养儿童的权益不可能来自垄断的收养权,如何善待失养儿童,要想解开“中国式收养”的“死结”,更重要的是尊重权利,而非维护权力。 □武洁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