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谈]县委书记被惯出来的制度病

2014-11-04 00:00:00    
字号:T T
摘要:机场贵宾厅关闭,使一位县委书记犯了难,他虽坐过无数次飞机,一旦令其自己登机,却不知如何订票、取票、换登机牌,“我比刚进城的农民还懵懂”。

    机场贵宾厅关闭,使一位县委书记犯了难,他虽坐过无数次飞机,一旦令其自己登机,却不知如何订票、取票、换登机牌,“我比刚进城的农民还懵懂”。

    难得他说了句大实话。吾国的官员,最喜抱怨民智未开、民众素质低下。事实上,问题往往不在民智,而在官智。官智未开的一大表现,即把所有问题都推到民众头上。要论证这一点,其实不难,可随机挑选官员与民众各一,令他们不名一文,丢在陌生环境,看看最终谁能生存下来,生活得更好。

    要挑中那位懵懂的县委书记,也许就不用比了。其实他并非孤例。据《人民日报》评论文章,还有一些官员,倘使其亲力亲为,去医院不知怎么挂号、乘公交车不知如何投币刷卡、参加培训会走错教室……我则亲见一些奇葩,如不知如何摘水蜜桃,不分草鱼与鲫鱼,最绝的一位,能喝出拉菲的年份,自己却不会开红酒,折腾了半晌,还把手指划破了,这足以写入《笑林广记》。

    行动能力的退化,只是一端。相形之下,思考能力的退化,则更为可怕。如有些官员“患上秘书依赖症,没有人代拟讲稿、安排事宜,就不会说话、不会写文章,甚至不会思考”。这绝非危言耸听。君不见,一些新闻发布会、听证会或答记者问,问题和答案,几乎都是提前备好,倘有人猝然发问,台上便不知所措,语无伦次,以至气急败坏,戟指怒目。

    古有“富贵病”之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动辄指斥民众“何不食肉糜”,皆可归入此列。不过,官员不会登机、不会挂号等,却非区区富贵病所能解释,而当视作特权病、制度病。惯于享受特权,必将逐渐丧失正常生活能力;“干部生活能力不足的背后,是权力的无所不能”。

    我想起了一张照片。应是一场会议,一位年轻女郎端坐台下,金链、染发、眉头高挑、态度倨傲,气质不似善类,面前除了矿泉水,还有一块牌,上书四字:首长随行。随行就随行罢了,还要标识出来,可见地位之高,以及对首长生活的重要性,倘无此随行,只怕首长举步维艰。这大抵可以视为“权力无所不能”的一个注脚。当权力不受约束,不仅惯坏了首长,还孳生了骄纵的随行。

    然而这正给解决制度病提供了一点灵感。如果说“让领导先走”是一种制度病,那么裁去随行,让领导自己行走,也许可作为一种药方。而且,领导不但要学会自己行走,还要学会自己登机,自己挂号,自己打伞……吾友Z君有言,从一个官员打伞的手形,可以判断他是经常自己打伞,还是偶尔为之,故意作秀。看来,政治实在难以脱离生活。 □羽戈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