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港通为何意外爽约?

2014-11-04 00:00:00    
字号:T T
摘要:港交所近日发布公告通报沪港通最新进展称,各方已做好技术准备,但迄今没取得启动批准,也没有实施沪港通的确定日期

    港交所近日发布公告通报沪港通最新进展称,各方已做好技术准备,但迄今没取得启动批准,也没有实施沪港通的确定日期。鉴于此前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证监会在今年4月10日联合公告称,从联合公告日前至沪港通正式启动,需要约6个月的准备时间,港交所最新的表态显示,沪港通10月的正式启动已经爽约。

    沪港通是上交所与港交所允许两地投资者通过当地证券公司买卖规定范围内的对方交易所上市股票的一种机制安排,旨在促进两地交易的互联互通。放置在全球背景下,内含互联互通的沪港通,仅仅是全球主要交易所合纵连横中层次较低的一种技术性合作。事实上,近年来美国洲际交易所、纳斯达克交易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都不断攻城略地,加大在全球的并购操作,以打破地域和国别限制,多家超级交易所横空出世。受此影响,沪深交易所与港交所几年前就表达了互联互通的合作愿望,遗憾的是,每次两地交易所传出的“亲密接触”,大都陷入“只闻楼梯声,不见君下来”的窘状。

    这次沪港通究竟是一种万事俱备,只等决策层按钮的一次“意外”延期,还是处于被无限期搁置之状态?就已有信息看,把沪港通看作是一个“意外”的爽约缺乏说服力。近日,上海、香港两方还在继续推进沪港通的准备工作,上海市市长杨雄11月2日在回应“沪港通”何时正式启动时也表示,“大家再耐心一点,总会通的”,暂时也无无限搁置的迹象。

    对此,笔者认为,就目前各方情况来看,沪港通即便顺应市场各方期许开启,也很可能将是蜻蜓点水,其象征意义要大于实质内容。其原因不难分析:当前全球经济走势出现了明显的分化,美国经济复苏渐趋强劲,而中国经济正面临一场久违的去杠杆化过程,资产负债表衰退下的流动性宽松现象已日渐突出,这种中外经济走势的分化印记,预示着美元趋强之势在中期已确立,而人民币的市场贬值势头可能才刚开始。而近期在美元走强下,人民币依然保持升值趋势(剔除短期因素,理论上应贬值),使人民币存在高估问题,若不考虑其他因素,人民币高估会引发人民币计价资产价格回落,这将反过来推高固定收益资产的收益率,使国内融资成本居高不下。

    在美元已确立中期走强态势与人民币内生存在市场自发贬值态势下,若人民币相对于美元走强,那么以美元作为参照计价下,人民币计价资产将存在走弱态势,反映在股价上,沪港通的开通逻辑上存在估值中枢下移之可能,而在目前内地公私部门负债率高企,决策层希望通过混合所有制、公私合营等增加权益性资产稀释负债率,而需资本市场估值空间上行以凝聚投资者预期等背景下,暂缓沪港通或是一种无奈之选。

    最新的数据显示,9月银行结售汇差额为-163.42亿美元,在华外资的投资回落日益突出,中国欧洲商会的调查数据显示,2014年有24%的欧洲公司计划在中国削减成本,高于2013年的22%。鉴于中国国内投资收益率呈边际递减及风险溢价上扬等态势,外资回落、内资外流日益突出,而沪港通本身带有资本项目开放和资金跨境双向进出等功能,从这个角度看,暂缓沪港通无疑也是一个政策选择菜单。

    当前内地与香港资本市场的估值差别,可能也是影响沪港通走向的另一大因素。根据w ind数据,目前86家AH股公司中,有59家左右的公司是A股价格相对高于H股,其余的27家上市公司中,H股股价高于A股的多以周期性行业为主,这其中主要以金融、地产等为主。在市场预期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周期性行业存在较大的风险不确定性下,如央行货币政策执行委员会委员宋国青认为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为7.2%,决策层有理由担心沪港通下,沪深股市的价值中枢会进一步下滑等问题。

    此外,中国经济增速持续回落压力,对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等的改革步伐可能也会产生一定影响。如沪港通等资本项目的可兑换问题,牵涉到中国汇率、利率等的市场化改革进程,因为若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进程与人民币国际化、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的步伐存在偏离,那么对监管层而言将是明显的挑战,同时内地资本市场是否可承载两地互联互通的冲击,也可能是决策层审视的维度之一。毕竟,牵涉到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领域的改革,显然不是证监会能够完全主导的,其他行政部门乃至内外债比率较高的企业部门,都可能成为一个有力的利益博弈者。

    因此,笔者大胆猜测,即便沪港通正式启动,也会大打折扣,有可能类似于2006年试点的资产证券化,纵然当时已有国开行和建行进行了试点,最终因各种复杂的因素考量启而不动。

    刘晓忠(资深财经评论员)

    外约个论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0
i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