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容易“走好”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11-05 00:00:00      编辑:南都
字号:T T
摘要:新修订的《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已经于10月6日开始正式实施。据商务部介绍,新《办法》的核心内容是对境外投资确立了“备案为主、核准为辅”的管理模式,并引入了负面清单的管理理念,把需要政府核准的投资国别地区和领域列入清单,对清单外的对外投资开办企业一律实行备案制。

    新修订的《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已经于10月6日开始正式实施。据商务部介绍,新《办法》的核心内容是对境外投资确立了“备案为主、核准为辅”的管理模式,并引入了负面清单的管理理念,把需要政府核准的投资国别地区和领域列入清单,对清单外的对外投资开办企业一律实行备案制。

    这无疑将进一步释放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活力,并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加速“走出去”。2000年,中国首次将“走出去”提高至国家战略层面。经过初期的试验与摸索,再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企业优势的增强,从2003年起,中国的对外投资开始进入快速发展通道。数据显示,2002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金额还只有区区的27亿美元,而到2013年这一数字已猛增至1078亿美元,短短12年的时间增长了近40倍。

    据统计,截至2013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超过6600亿美元,共有1.53万家企业在境外设立了2.54万家对外直接投资企业,分布在184个国家和地区。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报告,2013年中国对外投资总额排名世界第3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按照存量口径也已经上升至世界第11位。

    而随着对外投资的持续增长,今年或明年很可能将成为中国对外投资的分水岭,中国有望首次从资本输入国转变为资本净输出国。这无论对于中国,还是对于世界来说,都将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事实上,中国已经成为多国眼中最有前途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地,并纷纷对中国资本打开了欢迎的大门。

    然而,机会中也蕴含着风险。尤其是随着中国政府逐渐放开对企业境外投资的审批,企业需要更多地自行承担自主决策、自担风险的责任。尤其需要看到的是,在当前对外投资规模快速增长和政策红利不断释放的同时,中国企业“走出去”所面临的投资失败风险开始逐渐突出。

    尤其是近年来,中国企业“走出去”折戟可谓已进入高发期。2004年上汽集团以5亿美元收购韩国双龙汽车并成为其控股股东,但受制于韩国当地严苛的劳工法和强大的工会组织,到了2009年便宣告投资失败黯然退出。2009年,中国铁建与沙特签署了《沙特麦加萨法至穆戈达莎轻轨合同》,但因实际工程数量比签约时预计的工程量大幅增加等原因,最终发生亏损41.48亿元。2006年中信泰富开始投资建设中澳铁矿项目,产品装船出口比原计划晚了4年,超支达80亿美元。除此之外,因地缘政局动荡、政府换届等政治风险,过去几年中国企业受挫利比亚、缅甸、蒙古、越南等地的案例多有发生。

    多项数据和专业人士的分析也侧面印证了中国对外投资的“水土不服”。中国矿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王家华曾指出,中国海外矿业投资,大约80%的失败率。其中对铁矿的成功投资更寥寥无几。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总经理助理谢志斌在2014年莫干山会议上也表示,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走出去”,70%以上不盈利。

    剖析失败原因,首要因素来自于决策风险。与本土经营不同,境外投资一方面要面临经营、财务、汇率等市场风险,另一方面还可能会遭遇文化差异、政策法律、劳工环境、政局动荡、自然灾害等非市场风险。但客观而言,当前中国企业“走出去”仍处在起步阶段,企业普遍缺乏国际化视野,在制定和实施海外投资战略方面缺乏经验,对国际投资的游戏规则和国际市场风云变幻的认知还远远不够。正是因为对境外投资的风险预估不足,对投资目的国的宏观环境缺乏了解,对项目发展前景评估不准,盲目决策、草率决策,导致经营亏损乃至失败。

    此次中国政府再次松绑境外投资政策,对中国企业“走出去”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但进行对外投资并最终成功实现跨国经营却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如何让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过程中走得更远、走得更好,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难题。

    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企业管理层做出决策之前,需要有更多耐心,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为了“走出去”而“走出去”。应当客观评估自身条件、能力,并充分依托相关专业机构,对投资目标国的市场、法律、劳工等等做出充分研究。尤其对于立志于“走出去”的中小民营企业来说,必须好好补上风险防范这一课。

    一句话,风险与机遇并存,投资决策仍须谨慎。

    芮晓恒(财经撰稿人,常驻首尔金融业人士)

  
0
iTAG: 

相关文章